河南省皮革行业协会欢迎您!

掘金运动赛道,鞋履制造龙头壁垒高筑
    点击数:114    更新时间:2022-09-26 10:01:25    收藏此页




(报告出品方/作者:方正证券,陈佳妮)

运动鞋兼具功能与时尚,专业化分工明显

鞋履为双脚提供支撑和保护,减少凹凸不平、粗糙或锐利的接触面的影响,兼具一定功能性和时尚性。其 基本由鞋面、鞋垫、防震片、大底构成。其中,运动鞋根据人们参加运动特点设计制造的鞋子,注重功能 性,强调缓冲、减震、防滑、高弹、力量推动等性能。同时,运动鞋融入大量生活化、休闲化、时尚化的 设计元素,使运动鞋履产品不仅适用于特定运动,也适合在日常生活中穿着,承载了消费者对功能性、时 尚性、舒适性及健康生活方式的追求。2021年,全球运动鞋类消费占鞋履比重为30%,其中时尚运动鞋占 比18%、专业运动鞋占比12%。

运动服饰行业景气度高

全球运动服饰行业市场规模稳健增长,增速高于其他服饰子行业。据欧睿数据显示,2011-2019年全球运 动服饰市场规模增长较为稳健,CAGR达4.1%,较男装、女装、童装、内衣的CAGR 0.6%、0.7%、2.0% 、1.8%更高。受疫情影响,2020年全球运动服饰市场规模回落13.1%,而后随着2021年疫情影响减退, 市场规模大幅反弹20.9%至3637.6亿美元。

运动鞋市场疫情前稳步增长

疫情前运动鞋市场稳步增长。根据Statista数据,2019年全球运动鞋销额达1212亿美元,12-19年CAGR 达7.7%,预计21-25年全球运动鞋销额CAGR将达12.9%,2025年销额有望达1900亿美元。 英美人均运动鞋消费支出超100美元。人均运动鞋支出来看,排名居于前列的主要为欧美发达国家。中国 人均运动鞋消费支出水平则相对低,为17美元,仅有英美1/6左右的水平。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的稳步增长 、全民健身意识的增强,运动鞋人均消费支出有望快速提升。

运动休闲鞋增速略快于专业运动鞋

过去十年间,运动休闲鞋增速略快于专业运动鞋。根据Statista数据,12-19年运动休闲鞋市场规模CAGR 达9.4%,略高于专业运动鞋CAGR 5.8%。2021年运动休闲鞋和专业运动鞋市场规模分别为686亿、482亿 美元,占比分别为59.5%和40.5%。

运动鞋服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

运动鞋服行业集中度高且不断提升,行业龙头强者愈强。由于头部品牌对于顶尖优质体育赛事资源的控制 、产品科技的沉淀,叠加近年来电商高速发展,打破原有线下渠道区域壁垒,运动鞋服市场份额逐步向头 部集中,行业龙头强者愈强。2012-2021年,世界运动鞋服CR5/CR10由2012年32.5%/38.1%提升至 2021年36.4%/44.9%。

NikeAdidas引领行业,新品牌单品类出圈

根据欧睿数据,2021年Nike和Adidas分别凭借17.7%和10.3%的市占率引领行业。由于运动领域的独特性 ,很多细分运动领域对面料和科技的要求高,同时消费者对品牌的粘性也更高。UA凭借其独特面料占据速 干衣市场,Lululemon依靠产品力与社群营销占领瑜伽裤市场,On以其标志性镂空鞋底Cloud中底科技聚 焦跑鞋市场。这类基于运动种类的差异化聚焦是新品牌、小品牌在高集中度的运动鞋服行业可突破的。

龙头运动品牌多品类布局

Nike、Adidas和国内安踏、李宁等龙头品牌,凭借其品牌、渠道、供应链、供应链、资金等优势,相对顺 畅地进入细分运动领域,更易获得消费者认可。如在瑜伽裤爆火以后,Nike、Adidash、安踏等相继都推出 了自身瑜伽裤产品。以鞋类产品来看,Nike、Adidas等品牌基本覆盖了跑步、篮球、足球、健身、网球、 高尔夫、滑板等全方位运动场景。

制鞋业逐步向东南亚国家转移

制鞋业作为劳动力密集型产业,其发展和转移受到劳动力资源、原材料配套供应、政策环境以及销售市场 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和制约,其中劳动力资源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,产业不断向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地 区转移。历史上,制鞋业中心已发生多次转移,从早期的西班牙与意大利,到60年代向日本转移,70年代 后向中国台湾和韩国等地转移,在90年代后又转移至中国。而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及东南亚国家关税 优势,近年来制鞋业中心逐步向越南、印度、印尼、缅甸等东南亚和南亚国家转移。

目前鞋履产能主要集中在亚洲

根据葡萄牙制鞋业数据,2020年疫情之前全球鞋履产量增长较为平稳,2015-2019年CAGR达1.4%, 2020因新冠疫情全球制鞋业受到冲击,2020年全球鞋履产量约205亿双,同比2019年下降15.8%。 按地理分布来看,亚洲为世界最主要的生产基地,2020年产量约179亿双,占世界鞋产量比重高达87.6% ,比重同比2019年提升0.2pct。

东南亚地区劳动力工资相对低廉

东南亚地区劳动力工资相对低廉。平均工资来看,中国、印尼2021年平均工资分别为1380美元/月、200 美元/月,越南2020年最低工资水平为190美元/月。印尼和越南工资保持较快增长。平均而言,中国工资 为越南工资水平的3-4倍,为印尼的5-7倍,东南亚等地在人工成本上具备较大优势。 但另一方面,东南亚地区存在技术水平和能力不足、劳动效率较低等问题。2020年越南15岁以上劳动人口 约5460万人,其中适龄劳动人口4830万人,但经过技能培训获得文凭或证书的劳动力占比为24.1%。

东南亚国家关税更优、外资政策优惠

东南亚宽松外贸环境享受低关税优惠。以越南为例,当前越南已形成了相对庞大且成熟的自由贸易体系, 与欧盟、欧亚联盟等组织及日韩等发达国家签署双多边自贸协定,对欧盟等国关税大幅降低,其中对欧盟 出口鞋履产品享受零关税,对美国出口鞋履产品采用基准税率。截至2022年1月,越南已签署15个自由贸 易协定,其中包括《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CPTPP) 等,为越南参与全球产业链分工创造了 良好环境。 东南亚地区制定外资相关优惠政策,积极完善法律法规。以越南为例,当前越南企业所得税率一般为20% ,对于符合相关条件的外资企业可享有10-17%的所得税优惠,并享受“四免九减半” 或“六免十三减半 ”的优惠政策。同时越南也积极调整和完善法律法规,法制环境不断得到改善。

国际运动品牌主要供应商为中国台湾、韩国企业

我们梳理了两家头部运动品牌Nike和Adidas的鞋履供应商,发现制造商集中度较高,且头部鞋履供应商主 要为中国台湾、韩国企业。从代工人数占比来看,Nike第一大供应商为丰泰集团,CR1(鞋履代工生产人 数占比)达15.9%,CR5达57.2%,CR10达87.4%;Adidas第一大供应商为裕元集团,CR1达15.9%, CR5达57.5%。

运动鞋服供应链集中度较高

运动鞋服供应链集中度较高,运动鞋集中度高于运动服装。鞋类制造相较于服装工艺更为复杂,非标工艺 较多,自动化程度相对更低、技术壁垒更高,故而供应链体系中鞋类供应商数量小于成衣制造,制造端集 中度更高。 Nike公司2014至2020财年公司鞋类工厂数量由150家降至122家。2021年鞋类供货占比超过10%的供应 商数量为4家,合计占总供货量比重达61%;服装类供货占比CR5达51%,低于鞋类供应商集中度。

品牌与供应商保持长期合作关系

Adidas同样实施精简供应商的策略,并与优质供应商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,公司供应商数量由 2016年297家降至2021年的114家;其中2021年鞋类供应商21家,同比减少4家;服装类供应商61家,同 比减少9家。 Adidas倾向与供应商保持长期合作关系,2021年鞋服供应商平均合作年限分别为22.7、18.7年。

Nike/Adidas主要生产基地已迁至越南、印尼及柬埔寨

目前Nike/Adidas鞋履主要生产基地已迁至越南和印尼,服装生产基地主要在越南、柬埔寨。同时两者在 中国也保留一定的供应商产能,占比约在10%左右。 鞋履:Nike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工人占比约为45.5%和33.7%;Adidas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工人占比 约为35.9和32.6%。 服装:Nike在越南和柬埔寨的工人占比约为31.4%和13.0%;Adidas在越南和柬埔寨的工人占比约为25.6 和13.7%。

21年疫情扰动全球运动供应链紧张

运动鞋服产能供需存在缺口,品牌商选择短期合约供应商快速弥补产能不足,如2021年Nike供应链中未评 级工厂达102家(2020年未评级工厂:0家),占比17.0%。预计随着东南亚等地防疫政策转变和疫情好转 ,头部品牌商精简供应商趋势仍会持续。

交期、品质、成本、自动化、ESG构筑核心竞争力

核心竞争力来看,我们认为下游品牌商对于制造商筛选标准严格,主要看重制造商的交期、品质、成本、 自动化、ESG等因素。以运动鞋品牌对首次合作制造商主要考察因素来看,主要可以分为综合考察(规模 、ESG、行业经验等)、开发能力(开发人员、设备、周期、历史等)及生产能力(品质、交付、快反、 精益生产等)三个方面进行考察。在经过初期考察后,品牌商也会定期对制造商进行长期动态评审考核并 划分不同等级,以决定其是否纳入核心供应商,并进而考虑其订单数量。

成本:运动鞋制造业采取成本加成的模式

与传统纺织制造行业相同,运动鞋制造业同样采取成本加成的模式,产品价格在原材料成本、生产管理费用 的基础上加成一定比例的固定盈利空间,且一般每一季度定价一次。不同之处在于,品牌商一般为其品牌指 定大部分原材料供应商,以控制其产品的质量和单价,且原材料价格调整同样由原材料商与品牌商协商敲定 。这一模式下,制造商能有效将原材料、人工成本价格波动传导给品牌商,保证自身毛利率的稳定。

成本:原材料种类繁多,鞋面鞋底材料为主

运动鞋履制鞋原材料种类繁多。从大类看包括鞋面材料、鞋底材料、粘合材料、包装材料、辅助材料等,种 类较为繁杂。占比较大的原材料主要为皮料、纺织布料及化学原材料。丰泰企业2021年皮料类、纺织布类 、化学原材料占比分别为22%、10%和18%。华利集团2020年上半年皮料、纺织布料、鞋底材料(含发泡 类、橡胶类鞋材、橡胶、鞋底添加剂、活动鞋垫)占比分别为23%、17%和30%。

研发:持续研发投入深度绑定客户

制鞋技术主要分为开发、量产两大类,其中开发技术主要为品牌自主研发,同时收购其产业链研发的技术、 材料等;而量产技术品牌方一般不涉及,主要由制造商将开发技术转化量产,并优化量产时的效率、良率。 制造商与品牌联手共建研发中心。各公司与品牌联手建立研发中心,以期在产品开发与制造流程中与品牌方 达成更紧密的合作。主要制造商中,丰泰企业率先于1992年和Nike共同成立Nike在亚洲的首家研发中心, 在产品与制造流程有多项创新,也为丰泰与Nike长期合作并承接Nike高端款鞋型订单奠定了基础。为更好服 务于下游客户,行业公司普遍为主要品牌成立独立开发业务中心,通过建立完整成熟的开发业务创新流程, 细化为设计、开发、样品制造、验收、量产投放等步骤,与客户共同开发符合消费者购买理念产品。

ESG:加强环保投入和温度化人员管理

持续加大环保投入,降低生产能耗。制造商对于生产产生的废弃物、废水、废气等污染排放量与生产能耗 进行监测,并提出了自身的中长期节能减排目标。制造商通过在生产各环节开展节能减排行动,加强可再 生能源使用,设备改造提升能源使用效率,以实现绿色生产。 制衣制鞋业为劳动密集型产业,人员管理对于企业治理至关重要。尤其是企业普遍全球化布局,拥有不同 文化背景、宗教和价值观的员工,需要有成熟的企业核心价值观和人员管理方式去管理员工。企业积极构 筑企业自身培训学院、完善晋升机制、提供丰富活动、重视女性员工权益等举措,践行有温度的管理,降 低员工流动率。